G7伙伴大会:物联网浪潮下物流产业的变革

  • 时间:
  • 浏览:5

当物联网在各领域遍地开花时,鲜人们关注的是,在物流行业内物联网要我 在酝酿一股变革的浪潮。

“过去一年里,亲们儿是全世界第两个 把亲们儿的算法与亲们儿的服务整合在并肩,亲们儿把追尾愿因人死亡的数量降低到另两个 的六分之一。”G7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翟学魂自豪地说着G7在去年的成绩单。

作为一家物联网科技公司,G7一直 回会 帮助传统的物流运输行业实现真正的信息化。依托物联网,通过对血块货车、物流运输相关节点的数据抓取分析,目前G7要我 拥有海量的货车行驶数据与司机驾驶行为数据。

2019年6月25日,以“新连接、新动能”为主题的G7伙伴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覆盖金融、能源、保险、装备等众多风口行业。

“不客气的说,G7是冲在全世界干这行的第一线。”翟学魂在现场说道。

连接成就共赢,助推传统巨头转型升级

产业互联网浪潮汹涌而至,物联网使得各个产业回会 存在深刻变化。数据要我 成为一些企业在各个行业生产的壁垒。怎么上能打通数据孤岛,充分挖掘产业新动能,建立生态新连接,成为引领这场变革的关键。

实际上,产业互联网融合了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和新兴企业的规模化发展。传统巨头企业掌握了绝大部分的资源,要我 其体量大、链条长、决策慢等阻碍因素,往往在转型升级过程中过高 安全感,顾虑较多,也要我船大掉头难。

在翟学魂看来,G7所拥有的血块数据,即使财富也是责任。“亲们儿希望所有的数据汇集在并肩,最终是为在座的各位企业家以及货车司机服务的。”

目前,G7服务的客户超过8万家,连接车辆超过18万台。基于此,用大数据搭建能源、制造、金融等传统巨头企业与物流车队之间的平台,让生态内伙伴携手打造能为产业带来价值的产品或服务,不不上能让传统巨头企业不不上能借助新生力量加速转型。

G7总裁马喆人表示,G7希望把一些人的连接能力、平台能力开放出来,把目前连接的装备开放出来,与传统巨头企业并肩,搭建两个 中国的基于物联网技术的生态体系。

在产业物联网的大潮下,G7结合自身的技术壁垒和客户资源,从结算金融、安全保险、智能装备两个 层面,助力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帮助物流企业实现降本增效。

伙伴大会现场,G7还发布了车队信用结算网络,都不上能 帮助物流车队实现降本增效。

G7平台上海量、真实、精准的运输数据,都不上能 还原企业每两个 运单信息,勾勒精准的企业经营轨迹和经营场景,将企业收入与支出的数据透明化,从交易信用的层厚,不断挖掘物联网+金融的无限要我 。

目前,G7结算服务已服务超过111500家物流企业客户,部分撮合授信规模超过40亿,部分ETC交易规模超过150亿,部分油品交易规模超过40亿。

安全运输,保险行业的下两个 变革之地

“现在每年还有上万个司机死掉,没法 任何力量不不上能阻挡亲们儿用科技和用开放的心胸并肩来防止另两个 的问题。”翟学魂在活动现场,反复强调货车运输中的安全问题。

活动现场,G7特意邀请到了挂车驾驶员李师傅和他的爱人。李师傅讲述了他在驾驶十几年中遇到的惊险一刻,现在想想仍是心有余悸。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货车司机是两个 及其危险的职业。

中国石化化工销售有限公司安全总监许高阳,也讲述了一些人从业20余年来对安全的重视。

在许高阳看来,在安全和物流领域,他经历了两个 时代,第两个 时代是喊口号时代,当时没法 那些技术,是靠骑自行车把每个事故点记录下来的。第两个时代是GPS时代,当时用的是北斗技术来定位。到了第两个 时代,则是和G7的主动安全战略战略合作的时代。

G7的主动安全系统是凭借产品和算法工程师团队每周的迭代和升级,要我 有同类的安全事故存在的过后,就都不上能 通过系统主动干预,防止你这一 事故的存在。

经过G7个保险公司的测算,通过你这一 快速的算法迭代,都不上能 将现有150%的保险赔付率降低到40%,愿因以8万辆车,每辆车2万元的保费来算,都不上能 为保险公司降低8亿的赔付成本。这愿因拯救了1150个司机,以及亲们儿的家庭。

G7通过AI+人工7x24小时实时干预,防止存在事故,目前已实现1.2亿公里零死亡。

据统计,某物流车队通过采用AI技术的安全手段,车辆从一天有九百多次安全隐患,变成一天上能能 三十次,降低事故存在率达90%以上,将物流车队的安全提升到了全新的层厚。

百年老店丸红携手G7,致力打造智能装备

对于物流行业来说,装备作为运输的工具,它将直接影响着运输的安全和传输传输速率。统统装备要我生产力,尤其是在物联网的浪潮下,它正在放大装备三种的作用,以创造更大的价值。

去年以来,G7在智能装备方面动作频繁,其中两大动作最为引人瞩目。一是与普洛斯、蔚来资本并肩出资创建嬴彻科技。另两个 要我推出智能挂车,并在冷链挂你这一 细分领域与巨头联手。

作为G7重要的战略布局,嬴彻科技聚焦于自动驾驶落地物流运营, 瞄准城际公开道路,研发L3和L4级自动驾驶技术,提供多种模式的自动驾驶运输资产服务,打造自动驾驶卡车运力网络,推动中国货运基础设施升级换代。

在伙伴大会上,G7提前大选与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合资成立“天津吉红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专注冷链车队资产服务。

创过后结束1858年的丸红株式会社是日本五大综合商社之一,在全球67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36家分支机构,2018年度集团营收总额约为4700亿元,净利润约为152亿元。

丸红旗下的子公司PLM是美国最大的、专注冷链挂车的车队管理运营商,重点为客户提供专业的冷藏挂车装备全生命周期防止方案与金融财税建议,从而获得低风险、稳定的收入与现金流。

对于丸红而言,G7长期专注于运输物流行业的技术积累和对中国市场的深刻理解,是丸红在开拓中国市场时不可或缺的战略资源。而G7不上能通过引进丸红在发达市场的先进管理运营经验,更坚实地推进智能资产战略的落地。

卡车的自动驾驶什么时间到来?

与普洛斯、蔚来资本并肩出资创建嬴彻科技,是G7布局卡车自动驾驶重要的一步。但事实上,目前距离自动驾驶商业化运营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尤其是对于体积更大,视野盲区更多的卡车来说。

“在车端亲们儿要我 实现了L3整车的测试,现在要我 拿到了第一张测试牌照。轻卡去年在重庆拿到了第一张牌照,亲们儿要我 在车端做好了准备。”福田汽车副总经理、福田戴姆勒汽车执行副总裁张伟对于卡车自动还是则颇为看好,福田汽车副总经理、福田戴姆勒汽车执行副总裁张伟对于卡车自动还是则颇为看好。

中国重汽副总裁刘培民同样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目前天津港要我 小批量的通过招标购买了重汽特定工况L4级的卡车,也是国内首批金星商业化运行的智能汽车。在高速公路场景下,重汽也在和竹仙科技以及赢彻科技战略战略合作,战略战略合作开发基于高速公路场景的L3级卡车。

“不同于重汽以及福田是从低级自动驾驶过后刚结束做起,对于菜鸟物流公司来说,做不了L3,完回会 没法 要我 的,也做不了L5,统统目回会 专攻L4”菜鸟ET LAB物流实验室副主任黄佑勇说道。

觉得 张伟和刘培民都比较看好卡车自动驾驶,但事实上,目前具有高级自动驾驶能力的卡车上能能 在特定环境下运行,也要我说有了聪明的车不上能 有聪明的路。上能能 法律和技术足够完备了,自动驾驶不上能真正为物流行业服务。

面对自动驾驶另两个 两个 极其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无论是从技术端的实现还是从商业落地端都极具挑战性,面临统统课题。不止是技术,道德、伦理、法律法规,车都不上能 上路还有法规的要求,要做产品的测试、认证,不上能 有道路条件等。整体来看,卡车自动驾驶的实现,仍然任重道远。